咿呀呀

本来只是啃cp号
突然觉得这个地方没有熟人很清净可以供我说说心情写写东西就酱。

看一次哭一次之乱写

夜深人静最容易乱想,一觉醒来又什么都没想一样,新的一天。


夜晚和白天的心境真的是太不一样,特别在凌晨一两点在床上辗转难眠时,思绪不知被什么拉开了,却不是欣喜,而是各种孤独各种悲愤各种无奈。


有时突然觉着有许多朋友一起欢笑一起疯,但总觉得心里空空的,感觉并没有人真的靠近自己,一边却又在大家聊人性时害怕被看穿。


何必呢,明明自己就是得过且过无忧无虑的样子,傻傻的单纯的毫无防备的无害的…


那天寝室彻夜长谈时,室友的一句“追求一种单纯的状态”让我虎躯一震,后来又是无法安眠。原话其实我忘了,大概就是那种意思。为什么忘了?就是逃避,就是逃避,不愿意记下这句“拆穿”自己的话…一直觉得没有人真的看得懂自己,也从来不与任何人交心,我不能说这是一件好事,朋友说我太单纯可能会被骗会受伤,我笑笑,心里想的确却是,我不会被骗,但我选择相信,所以才单纯。


至于单纯,又该怎么解释呢,在某些方面我的确不太懂,但是越发觉得,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。我一直觉得自己淡泊名利无欲无求,后来发现不过是在逃避,大家都在人群里周旋,我却觉得何必掺和没有意义的事情,如今我已经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我的真实想法,明明偶尔融入大的群体我是欣喜的,但却在角落时看不起努力合群的大家。


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矛盾,曾经以为我很自信,可是有许多想法告诉我并不是,我曾经对我内向的性格非常难过,想改变却无能为力,我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一点对我的影响有多大,也许性格真的是天生的,安静内向就是天生的,我越想改变就越痛苦,就越没有那么自信了,我明明害怕别人的冷眼与嘲笑,明明害怕孤独,却告诉自己不爱讲话也很开心沉默只是因为我想的深看得透,管他别人怎么样,自己开心就好。就这样,我没有变成外向的人却让我误以为我只是不屑与众人同流合污。


我几乎没有特别讨厌的人,我的确是比较随意,然而我讨厌自以为是自命不凡的人,殊不知,我一度认为自己是不凡的,正是因为不凡所以才对大家无法深度交流,所以才会毫无存在感。


或许没有那么夸张,可我终究不是我想的那么无欲无求,我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,为何要找千万种理由来解释自己不算过错的过错呢。


我看起来单纯好像对什么都不是太在意,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塑造这样一个面具,虽然我心大是真,但是只是不喜欢沉溺于尔虞我诈,不屑于小肚鸡肠,可是我在乎的或许比这些更让人无奈。


没错,就是追求那种单纯的状态,旁人一定觉得我很乐观,很看得开,我曾经也这么以为,可是后来我越发觉得,我其实很悲观,我没有经历过爱情,但我从来没有相信过文艺作品中轰轰烈烈的感情,并不否认那种感情的存在,但是我不觉得我是那小部分的幸运人,生活真的不是理想化的,有太多的人太多的事让人变化,自然也没什么事一成不变的。我没有参加工作,却只愿相信职场的黑暗。有时候真的很迷茫,生命的意义究竟是什么,理想的社会又是怎样的…这不该是我等凡人考虑的问题,可是我只是想想明白,却怎样也想不明白,曾经觉得不是问题的问题,也不知为何突然困扰我,果然任何事情都不是非黑即白的,我甚至也不知道我究竟觉得哪一种是对的…


所以现在看剧看小说觉得许多都没意思,人真的是非常复杂的,不是一两个词就能概括的,而作品里的人许多都是脸谱,男主或高冷或温暖,女主或清纯或霸气,演来演去却只有一个壳,是空洞的,没有灵魂的。剧情总是因为反派的破坏导致一系列的问题…生活中哪有正派反派,矛盾又哪能如此单一,或许是生活已经很累了,在作品里爽一把,看过了就过了。


昨晚听室友聊星座,双子配天秤,呵,天秤吗,这就想到一个人,虽然早已不喜欢他了,但是初中三年他确实深深的伤害了我,不怪他,怪我太敏感。


这件事我朋友知道的,可是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深聊过,甚至自己都不愿记得那些困苦。至于为什么没有详细的告诉别人,大概就是不在意你的人只会当笑话听,在意你的人却会十分心疼,所以我能跟谁说呢,只能埋在心底。


就说最痛苦的应该是初二的时候,我旁边是他朋友,旁边的旁边是他,前面是他的女友,前面两排都是他女友的朋友,而我的朋友都离我十分遥远…就坐在那样的位置上,从早到晚,无法移动,看着他和他女票秀恩爱,周围又都是他们的好朋友,我一个人本来就显得多余,还要看着他们秀恩爱,我却无法离开那里,我想过找老师换座位,可是又能用什么理由呢…哦,最重要的,他的女友是我初一时就在班上唯一讨厌的人,我讨厌那种管天管地的班干部,曾经还在全班人面前因为讲话记名字的事跟她吵过一架,我当时的座位那种痛苦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扛过来的,我当时也才13岁,我现在看13岁的孩子就感觉像小朋友,不会有什么心事。我当时究竟在想什么呢,我的朋友都不知道这件事,家人更是不知道,我现在甚至想穿越到那个时候抱抱自己,也是因为那件事后我才发现,我的承受能力还挺强的,一直旁人都觉得我很娇气很幼稚,我也赞同,可是我后来发现,真正难过的事我是不愿讲的,甚至都不让人看出来,我也并不是藏在心里,而是努力忘记,暂时搁下了…伤心事不会影响我的生活节奏,却是在心情不那么明亮时会一桩桩蹦出来。


仔细想来,我这要并不好,挺矛盾挺痛苦,可是我又很能忘记,可以抛下一切,又变成天真无邪的孩子一样嬉闹。


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羡慕起小孩子,羡慕那种无忧无虑的心态,我喜欢单纯,我从未觉得这个世界也是单纯的,只是我不愿意以恶意去揣测社会,总是抱着一丝侥幸相信社会的清明,我真的想,想远离尘嚣,想做任何想做的事,也真的怕,怕自己不得已的变成曾经讨厌的人,可是又能怎样,在社会上立足的确需要八面玲珑,与其说我不愿算计人心,其实我也是真的不会。


我看剧的时候喜欢很多角色,大概都是耿直不妥协纯粹的,可是那的确只是一种理想的状态,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早已不适用与如今的社会,后来又想明白了一些,不择手段也是手段,你看不起,你不愿意,其实也是你不擅长。


每个人都有生存之道,不危害社会危害人类谁也不比谁高级,各凭本事。社会需要人改变,人也不得不适应社会。


所以我究竟是个怎样的人,想得越多越是不明白,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现在所坚守的在多年以后或许是一个笑话,现在所摒弃的在多年之后或许成为真理。


所以生活究竟有什么意义呢?这个时候就觉得所谓的鸡汤其实是有用的,至少让人相信自己是有用的相信生活会更好的。


突然这几天就对什么都没有兴趣,丧丧的。

没有喜欢的剧追没有喜欢的番看没有喜欢的音乐没有喜欢的人。这几天空闲时间反而多多少却无所适从。

连对喜欢的爱豆都提不起兴趣。

这才更深刻的意识到开心最重要。不论在做什么,没有开心的感觉都是徒劳。